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资讯 > 正文内容

金价“过山车”,国内最大黄金批发市场遭到暴击

激石外汇2024-05-10 11:53:44外汇资讯36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

“今年五一是做黄金生意以来最惨淡的假期。”深圳吉豪珠宝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祺易感叹。他经营着线上品牌“珠谷谷黄金手链”,线下金店开在国内最大的黄金珠宝交易集散地深圳水贝。以往一到节假日,水贝人山人海,热门柜台都挤不进去,但刚刚过去的小长假,每天来买黄金首饰的人却屈指可数。

杭州一位拥有三家珠宝店的老板甚至没安排员工加班,5月2日索性带着家人去旅游。“五一”假期期间,受国际金价回落影响,不少黄金品牌跟进降价“促销”,优惠后价格甚至跌回600元/克以下。然而,预期的“市场爆发”并未如期而至。

“现在来店里看货的客户交易热情大不如前,大多持观望心态。”周祺易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假期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上海黄金交易所报价也从4月15日最高点回调至545.8元/克。五一期间,国际金价继续下探,水贝黄金报价却依旧“坚挺”。

“水贝怎么玩不起?为什么不跟进国际金价?”从业八年多的林凯一边盯着金价变化,一边回应客户在微信群里的质疑。“金交所放假,水贝商家不能及时补进板料,原来高价进货,现在如果降价卖出,卖得越多,损失越大。谁能玩得起?”

林凯坦言,不像黄金品牌赚溢价,水贝商家和很多金店的生存模式是“不赚金价,只赚手工费”,商家在不能及时补货的情况下跟进降价,“无非在赌节后黄金继续降价”。但类似“节前突然跌价、节后价格回升”的剧情,在去年“十一”假期已经上演过一次,“赌错”黄金走势、亏到关店的情况也不少见。“金价涨跌波动频繁,商铺面临着更大的经营风险。”

对黄金市场中的“散户”而言,涉足当前高位波动的金价无异于“火中取栗”。

真真假假的“跑路”传闻

4月15日晚,深圳水贝黄金市场一家名为“千百万珠宝”的黄金珠宝门店突然被“围堵”,还有警方在现场维持秩序。

第二天一早,有网友在社交平台爆料称,该珠宝店“爆雷跑路”,“涉及黄金原料400公斤”。按照当天567元/克的基础黄金价格推算,涉案金额超过2亿元,“创下水贝跑路金额最高纪录”。

这起网传“黄金大劫案”很快迎来反转。“没有两个亿,那是谣言。”深圳市千百万珠宝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赐华在媒体上回应称,“谣言造成恐慌,恐慌引起挤兑”。

深圳市罗湖区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很快发布了最新调查结果。这家珠宝店用于打款的银行卡在4月8日被江西九江警方冻结,门店表示,不清楚具体原因,但当时并未在意,一直正常营业。直到4月13日,银行卡还没解封,公司负责人便暂停了黄金买卖,并向部分客户解释了缘由。暂停营业的情况也已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罗湖监管局报备。

“没有跑路,只是往来货款有点卡顿。”千百万珠宝门店工作人员对媒体解释称,打款银行卡上有1600多万元,被冻结后,公司资金周转受到影响。当时欠了一位客户二十万元左右的料,大概900克铂金,到了约定时间无法给货,告知客户“缓几天”,但对方不愿意,在门店闹起来,引来路人围观,后来就出现了“跑路”传闻。

“水贝市场体量很大,一家中小规模板料店的牵连范围比较有限。”在水贝壹号经营金店的吴月松说,反而是在水贝市场之外,“金店跑路”的乌龙事件引起了不小的恐慌。他的微信群里很多外地客户打探“跑路”传闻真假,担心被牵连。吴月松遇到这样的情况,只能耐心解释,自家品牌没有从这家板料店拿货,并自证板料来源稳定,不会“跑路”。他对此也有些无奈,“类似于消费者想买一件衣服,却在担心品牌上游布料商有没有倒闭”。

作为国内黄金珠宝产业规模最大的制造加工中心,深圳水贝出产了全国70%左右的珠宝。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水贝一直是下游珠宝零售商的批发市场,很多展厅和柜台不对散客开放,只供大品牌和加盟商挑货。“可以理解为,直播带货火起来之前,水贝是个只走批发、不走零售的黄金市场。”吴月松说。

2023年春节前,水贝金展广场负一层突然变成网红代购的主场,很多“一米展柜”的零售生意规模偶尔还会超过楼上只做批发的大展厅。吴月松介绍,随着购金热度不断高涨,很多小展柜、档口改为“批发+零售”的模式。然而,少了中间零售商赚差价,也少了一道风险缓冲,不仅消费者要直面上游企业跑路的潜在危机,板料商和珠宝供应商也要面临更高的经营风险。

“很多料商不愿意跟陌生人交易,甚至看到那些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个体户都不愿意销售,生怕自己的银行卡被冻结。”在水贝做了八年多黄金生意的林凯坦言,有人利用黄金洗钱,不只是购买金饰,板料这种单次交易额大、基本没有工费的原材料产品,更容易被不法分子盯上。商家在线上与陌生消费者交易,很难判断对方的资金来源和交易用途是否合法。

有时风险也来自中间商。林凯举例说,有骗子伪装成新手代购,一边在网上盗用知名博主的头像、营业执照、出货图,另一边向消费者宣称“只赚人气不赚钱、免费代购”,以博取流量。一旦有消费者上钩,要找某款饰品,骗子就把商家的门店信息、收款信息发给消费者,让消费者打钱给商家。商家收到钱后,把货给到“假代购”,不料“假代购”跑路,消费者发现被骗后报警,商家的收款方式被封,唯一的解冻渠道就是退钱给消费者。

“结果就是商家既赔了货,又赔了钱。今年骗子尤其多,且没有底线。”林凯说,为避免“被打劫”,水贝市场里不少柜台至今还摆着“拒绝散客”或“谢绝代购”的牌子。

金价暴涨使得黄金市场更为敏感,进一步引发了市场各类参与者的贪婪和恐慌情绪,“坑同行”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今年1月春节前,有水贝商家借了60多家珠宝商的近千万元货品,把其中黄金饰品融化成金条,留下一句“对不起了,兄弟”,然后跑路。

“金店跑路案例并不少见,但借彩宝(有色宝石)跑路的前所未闻,很多商家至今心有余悸。”林凯说,这之后商家“刷脸借货”越来越难,有门店开始要求同行借货必须押身份证、押全款,货款延时交割等基于信誉建立起来的行规不得不开始改变。

“延时交割”从何而来?

今年3月29日当天,黄金基础价就上涨了11~12元,整个3月黄金涨价最猛,国内金价每克上涨了近50元。“从咨询到下单的短短几小时,金价可能已经跳涨了几次,增加的成本谁来承担?”线上品牌“珠谷谷黄金手链”负责人周祺易说,“延时交割”模式的出现,原本是为了保护商家和消费者的权益。

周祺易举例说,如果消费者预订了一只50克的黄金手镯,等到交款时,黄金基础价上涨20元,意味着商品总价增加了1000元,客户很可能在犹豫一番后“逃单”。摆在商家面前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消费者预交的定金要不要还?

退还定金,意味着已经买到的板料压在商家手中,成本无法变现,资金周转效率降低,带来变相亏损。如果不退,消费者承担损失还没买到商品,必然给出差评,商家声誉受损,同样难以经营。“大多情况下,商家会自己认亏,把定金退还给消费者,这也是做零售比做批发所要多承担的风险。”周祺易说。

“商家难道不能低买高卖吗?”周祺易时常被问到类似的问题,在消费者眼中,“金价疯涨,珠宝供应商肯定赚翻了”。前段时间,甚至有消费者提出,“希望以520元/g的价格购买550元/g的黄金现货”。周祺易感到匪夷所思,相当于有人想用90块钱买100元面值的纸币,理由是消费者猜测商家肯定提前囤货了。

事实上,“黄金作为原材料,一直在流转。黄金首饰产业链上真正做生意的企业主体,基本不可能囤货”。周祺易举例说,每卖出1公斤黄金饰品,他就要买入1公斤板料,保持货量动态平衡,“低价囤货,高价卖出,那是一锤子买卖”。

在金价疯涨的背景下,“水贝模式”之所以能脱颖而出,很大程度源于其“基础金价+手工费”的批发价优势。手工费由商家自定,从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区别于品牌黄金的高溢价,水贝商家不赚金价,利润空间被压缩在手工费中,换句话说,在水贝做生意,主要靠薄利多销。

就单笔订单而言,当金价涨幅超过克工费时,商家实际上在赔钱进购板料。消费者选择“水贝模式”,理应默认这笔动态增加的成本,接受了水贝“先付款、后拿货”的交易模式。但为保护双方利益,逐渐形成了消费者“先交一部分定金,再根据出货时金价补差价”的交款方式。

为了降低金价上涨、消费者逃单造成的损失,很多珠宝供应商在和上游板料商交易时也顺延了延期交割的模式,即先交一笔定金,确定拿板料时再按现货价补款。“都在一个市场里,偶尔周转不开,先拿货后付款,或是先付款再给货,都是很常见的情况,基于信任,偶尔还能刷脸借货。”吴月松说,如果不考虑商业信誉,在没有及时银货两讫的每个环节,理论上都存在上游跑路的风险,“但那样就没法做生意了”。

为什么一定要“私下付款”,难道不能通过平台交易?平台保留7到10天账期,预留出收货时间和消费者去正规机构做贵金属检测的时间,只要消费者不主动确认收款,就不会承担风险。

“支持平台交易还能提高下单率。但很多商家只在平台宣传引流、不在平台交易,还是因为钱——平台压价。”林凯说。另一方面,假如每天卖出5只单价1万元的手镯,10天账期就压了50万元,这笔钱每个月只能滚三次,明显不符合水贝商家的野心,大家恨不得一笔钱每个月滚30次。“走平台交易的商家,要么生意不好、开不出单,要么实力雄厚,不差这点钱。”

今年金价涨势不减,很多商家提出“用板料交易”,鼓励消费者自己去买板料,来料加工,这样双方都不必承担价格涨跌带来的损失。“相当于把风险转嫁给了消费者,如果不了解行情,很可能买到盗版板料。”林凯说。

“板料”是对上海黄金交易所浇铸的标准金锭的俗称,既是生产黄金首饰的原料,也可以在黄金珠宝交易过程中替代货款,基本是国内能买到的最便宜的黄金。林凯介绍,一般情况下,水贝板料不针对普通人销售,金交所也关闭了个人开户的渠道,在水贝市场,必须签约开户、提交营业执照和法人身份证后才能购买。

“做板料生意的头部大佬没空理散户订单,连一些小商家临时购买几百克的单都不屑于接。”林凯说,这时,很多中小规模的板料商倒一手,既能赚差价,又能满足小商家和个人的购料需求。但正规板料紧俏,动不动就没货,或是订货后隔天才能提到。这时,盗版料便找到了流通空间。

所谓“盗版料”,其实也是黄金,只不过纯度达不到99.99%,通常只有99%至99.7%,未来变现时会打折扣,投资价值低。“别说外行人,很多商家自己也没有辨别能力,看似更轻易地买到了板料,等拿到展厅交易时,仪器检测通不过,就砸手里了。”林凯不无忧虑地说,“段位不够,就别想着买板料。” 

最近数月的黄金价格走势吸引了国内外的关注。

为何金价上涨,跑路金店越多? 

板料商宣告“破产”跑路时,吴月松没在店里。

他的展柜开在水贝壹号的二楼。那是2022年春节休市前,吴月松刚交完十几万元的板料定金,想着年后开市马上就能取料加工做生意。这家料商已经与他合作一年多,突然宣布跑路,群里炸开了锅。吴月松还记得,当时已经休市回家准备过年,清早被一阵消息提醒声惊醒,那条“破产”通知是当天凌晨4点发布的。

“可见跑路早有预谋。”吴月松不是最惨的,群里有商家前天晚上才打完尾款,板料商第二天凌晨“跑路”。第二年开市,很多门店可能永远不会再开张。“后来私下统计,那家跑路料商的欠款总额大概有三四千万元。”吴月松说。

为什么金价上涨,反而有很多金店跑路?

“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要么亏太多,要么欠不起。”吴月松说,水贝跑路最多的商家就是中小规模料商,他们主要收入不靠卖料,而是“炒黄金”。最简单的操作就是在黄金上涨时“做空”金价,高价收取下游珠宝商定金后,没有及时进板料,“赌”金价下跌,届时以更低价格从交易所买入,两头赚差价。“说白了就是在赌运气,一朝玩脱,入不敷出,就只剩跑路了。”

最初为规避金价涨跌带来的风险,水贝市场内商家交易时可按“不定价”的方式拿货。商家买料时,不必马上付全款,而是在当时金价基础上加一定比例费用预订金料,相当于给料商一笔“保管费”,以便随时取用,而后在约定时间内按取货时金价“多退少补”。

“聪明人”把“不定价”模式玩成了“借鸡生蛋”。林凯举例说,假如有商家在金价400元/克时找料商买1公斤板料,要求不定价,多付10%托管费,也就是用44万元买下40万元的黄金,“赌”结款时金价下跌。只要跌幅超过10%,就能拿回至少4万元退款,多退回的钱都是白赚。相对应地,如果金价上涨,商家也要认赔。

“说白了,靠不定价赚钱就是在赌博。”林凯说,黄金买卖,动辄千百万元订单过手,实际收入只有单价的零头,扣除房租、水电和人力成本,“正经做黄金生意没有大家想的那么赚钱”,这时很多金店便会推出“其他服务”,比如“黄金托管”业务,个人将黄金存到店里,定期返利,等到用黄金时再取出来。“黄金只有涨跌,利息从何而来?无非是打着寄存名义做集资。”

“中国黄金北京富力广场店跑路事件”轰动一时,多家媒体报道,至少70位消费者在该店“托管”的约70千克黄金去向不明,价值超3500万元。尽管黄金加盟店的实际控制人现已被公安机关刑事羁押,进入司法程序,消费者仍在苦苦维权。

案发三个多月后,中国黄金集团黄金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拿出解决方案,决定对北京富力广场店权益受损消费者进行先行垫付。

“能妥善解决实属幸运。”吴月松说,坑他货款的料商在跑路前已经转移资产,就算胜诉,料商能做的也只有给每个被坑商家打张欠条,不了了之,有的门店被坑得倾家荡产,几年生意白干,金价暴涨,现在连东山再起的本钱都未必拿得出。

水贝的黄金盛世已经过去?

自4月初足金饰品市场价突破700元/克之后,王聘宇发现,到店消费者观望的越来越多,“不敢买,也不敢卖”。克重大、价格高的饰品更是无人过问,尽管他的黄金首饰零售价比大品牌低了一两百元。

王聘宇的黄金加工店开在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年后打金生意火爆,他也会定期到深圳水贝进购黄金饰品,在店里铺货。近两个月,他进货愈发谨慎,倒不是担心供应商拿款跑路,而是客户订单减少。消费者既希望手上黄金增值,又盼着金价降低再买入,找他咨询的客户不少,但没人下单,他也怕贸然进货,最后都砸在手里。

“年后批发业务量直线下降,和去年同期相比,批发占总销售额比重减少了约50%。”水贝一位受访金店老板表示,很多合作的下游零售商经营惨淡,一整天都开不出一单,“最近来水贝的批发商、代购、散客都变少了”。

为扩大经营,周祺易今年3月正式开始做线上零售,他还专门另起了一个更有网感的品牌名“珠谷谷”。有水贝实体店背书,线上销售很快增长到总额的近六成,“线上零售的利润率稍高一些,但量少,3、4月营收还不到去年同期的一半。”

“由于订单量减少,很多黄金加工工厂不得不提前收工。”在成都做板料生意的钱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所在公司总部在深圳设立了黄金加工工厂,和同行交流得知,一些中小型加工厂甚至处于半停工、半放假的状态。

在水贝奋斗多年,林凯第一次感到“有些迷茫”。走进水贝市场,仍有商家在疯狂扩张黄金业务,热门柜台转让费甚至炒到每米七八十万元,新店门口花篮上留的落款是深圳市某某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业内传闻有外来资本炒柜台,价格已经超出合理范围,这么玩下去,老老实实卖货很难赚钱,只能从其他途径把钱赚回来。”

此前,水贝市场已经出现商家降低工费吸引顾客、以次充好等扰乱市场秩序的现象。今年3月中旬,深圳水贝珠宝园区各大厦联合发起了“统一金价、工费”的倡议书,制定了一套最低基础工费的参考标准,价格范围从10元至75元不等。“可高于此基础工费,但不得低于此基础工费。”

“倡议并非强制。水贝商家如果继续内卷,最后只能是把自己卷死。”五一假期前,林凯路过京基水贝广场,出于职业本能考察了一圈,一层靠近水贝二路的很多柜台都空着,位置稍好的柜台也不再专属黄金,而是被利润更高的玉石、翡翠、珍珠、宝石等珠宝商拿下。

林凯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金价稳定。黄金行情看涨,外界看黄金商“手持一本万利”,卖黄金首饰能赚手工费,不做生意,货品也能升值。“但如果金价开始下跌呢?难保不会有商家跑路,到时离水贝行业洗牌就不远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外汇密探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araat.net/news/3034.html

分享给朋友:

“金价“过山车”,国内最大黄金批发市场遭到暴击” 的相关文章

摩根大通:美国高油价将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摩根大通:美国高油价将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尽管汽油价格飙升和通胀持续走高,但美国人似乎出行热情不减,仍准备在即将到来的独立日假期外出,白宫预计7月4日的周末预计有数千万美国人会开车上路开启假期。 为了在独立日假期之前采取措施降低加油站的成本,美国总统拜登想要出...

“多看一眼房子就没了”,新加坡房租暴涨!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近期,新加坡租房市场十分火爆,租金普遍暴涨。“平均租金上涨40%,租房看房排起了长队,来不及看房,仅凭几张照片就争先抢定”成了常见现象。 周二,据媒体报道,由于本地人和外籍居民需求激增,同时供应又因疫情影响减少,新加坡...

油价跌破100美元,发生了什么?

油价跌破100美元,发生了什么?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在衰退阴霾之下,市场对石油需求走弱的担忧愈演愈烈,本周二下跌“破百”的WTI原油价格就是直接体现。 WTI原油盘中一度下跌10%至每桶97.43美元,最终收跌8.2%至每桶99.50美元,这是自5月11日以来该油价首次...

什么情况?欧美大批量销毁新冠疫苗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各国政府、制药商和疫苗接种站点继续在丢弃数千万剂未使用的新冠疫苗。 疫苗制造商Moderna最近因找不到接种者而丢弃了约3000万剂新冠疫苗,而药店和诊所不得不扔掉来自Moderna和辉瑞公司及其合作伙伴BioNTec...

央行连续五天逆回购30亿元

央行连续五天逆回购30亿元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今日,中国央行进行30亿元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2.10%,与此前持平。今日100亿元逆回购到期。 本周中国央行进行150亿元逆回购操作,因本周有4000亿元逆回购到期,本周实现净回笼3850亿元。 制表:华尔...

极端炎热天气加剧供应担忧 玉米价格飙升!创近一年来最大涨幅

极端炎热天气加剧供应担忧 玉米价格飙升!创近一年来最大涨幅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美国极端炎热天气进一步加剧供应担忧,芝加哥玉米价格创下近一年来的最高涨幅。 周一,芝加哥玉米期货一度飙升5.6%,这是自去年8月以来最大的盘中涨幅,由于市场担忧正在美国中西部地区肆虐的酷暑可能会影响农作物产量。 俄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