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汇资讯 > 正文内容

中国民营眼科江湖暗战

激石外汇2022-10-18 14:15:43外汇资讯70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

  爱尔眼科耗时一年半的35亿定增,终于在上周尘埃落定,被外界视作其持续加码行业话语权的又一重要动作。

  头部企业花大力气打市场,中小眼科企业也没闲着。今年以来,何氏眼科、普瑞眼科先后登陆资本市场,华厦眼科获批待发。加上此前上市的朝聚眼科、光正眼科以及希玛眼科,中国民营眼科行业的几大玩家,已经齐齐坐到牌桌前。

  这些企业崛起与发家,大多源于院中院或者小诊所模式,而且大多数落脚在小城市,有些创始人有着医生或体制内经历,通过开连锁医院、收并购逐渐走向巅峰。

  现在早已难以追溯这些创始人的第一桶金,不过,早期公益加持、医保几乎兜底的白内障手术业务,贡献不可谓不重要。凭借着这一业务持续输血,他们才逐渐拓展到屈光、视光等业务领域。

  至今,白内障手术业务在这些眼科企业收入结构中的地位,仍然举足轻重。靠白内障吃饱,靠屈光吃好,未来它们要再提升品质,还得靠视光业务。

  虽然是句俗话,其实真实反映出当下眼科行业严苛的竞争态势:进军全国、做大规模、抢占高地。行业暗流涌动,大战硝烟已渐渐燃起。

  崛起

  中国眼科最早可以追溯到中山大学附属眼科医院前身1835年创立的眼科医局。眼科在国内医疗体系内,一直被归于大五官科,这一状况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得到些许突破。

  1985年3月,深圳市眼科医院在铁皮房里开诊,两年后才将院址落在罗湖区迎春路。在当时一穷二白的国内眼科行业首吃螃蟹。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眼科诊疗和健康在国内医疗体系中处于被忽视的一环,更多的医疗资源倾向于流行性病症,比如80年代流行的甲肝、出血热等。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国家放松了社会办医政策,民营医院逐渐萌生,成为公立医院的有益补充。

  彼时,在眼科领域,只有少数人跃跃欲试。

  1988年,年过五旬的张朝聚在医院提前退休,在内蒙古包头市开设眼科门诊——朝聚眼科。他不会想到33年后,朝聚眼科在他4个子女手中越做越大,在2600多公里外的香港联交所上市。这时,他已去世9年。

  张朝聚之后,后生们开始大量涌入眼科行业。1995年,25岁的何伟从日本留学回国开设何氏眼科。同年,卖椰树椰汁、做房地产均失利的退伍军人陈邦,拿出3万块钱积蓄承包了长沙市第三医院的眼科,做起了近视检查和常规近视手术业务。

  而徐旭阳,1995年还是安徽黄山市人民医院一名临床医生,随后下海进入美国眼力健公司做销售。他很难想象,自己有一天会荣登黄山首富。

  在上市眼科企业老板中,后来成为华厦眼科掌门人的苏庆灿,个人从商经历最为丰厚。他从事过建筑模板以及鞋子衣服进口外贸生意,还办过养老院、妇产医院和整容医院,叱咤商场多年。无论是资金,还是对商业规则的谙熟,都让他后来在厦门眼科中心的改制中得心应手。

  上市潮

  陈邦在2003年启动连锁战略,让眼科业务走向全国。他不知道的是,冥冥之中他已打开一家市值超2000亿的眼科企业之门。6年后,爱尔眼科如愿上市,成为A股唯一一家专业眼科上市企业。

  同年,苏庆灿参与厦门眼科中心改制,被视作他破釜沉舟式最后一击。这一次他押上全部身家,成为当时厦门公立医院改制中的先行者。2004年,他以厦门眼科中心为核心,成立华厦眼科。

  这场改制给苏庆灿留下了后遗症,在华厦眼科2021年冲刺上市时,厦门眼科中心改制成为上市路上最大的绊脚石,至今仍是争议的焦点。但是,这位莆田仙游籍商人从来只顾闷声赚钱,从不回应。

  2003年,何伟的何氏眼科已经开业8年,作为改开之后国内第一位攻读眼科博士学位的公派留学生,企业上市的欲望还不是那么迫切。因为早年留学期间回国到抚顺义诊,听到一位患白内障的老人说不想活了,才决心回国开办眼科医院。

  作为一名专家技术型企业领军人,他有着浓厚的家国情怀。在他看来,眼科医院要将社会价值放在首位,即便是在商业层面也只是追求共同发展。他的选择并不“聪明”,以至于企业创立20多年后才冲刺上市。

  算起来,徐旭阳入局眼科领域最晚,2006年才和广州鑫视康在成都联合创办普瑞眼科。创立之初,徐只是一个持股10%的小股东,之后通过增资、收购等方式,逐步获得企业控制权。

  在这个过程中,徐旭阳还投资入股了德视佳。2012年德视佳进入中国市场,须与中方股东成立合资企业,作为潜在合资股东的徐旭阳被推介至德视佳,协助德视佳在北京、重庆等城市设立分支机构,他还曾是多家分支机构的高管等。

  2020年,普瑞眼科冲击上市在即,徐不得不卸下德视佳所有职务,同时将所持德视佳股份转让给其Top Good Lnc(开曼)。截至2021年末,徐通过这家离岸企业间接持有德视佳4.05%股权。

  2021年以前,A股和H股两大市场,眼科上市企业仅有爱尔眼科、光正眼科和希玛眼科,其中,爱尔眼科是首发上市,光正眼科为曲线重组,希玛眼科2018年在港股上市。

  2020年下半年,普瑞眼科、何氏眼科及华厦眼科开始扎堆冲刺A股、朝聚眼科冲刺港股。

  这些眼科企业上市之后,爱尔眼科一家独大的局面可能会被打破。

  战国时代

  就在上周,爱尔眼科35亿定增落地,受到广发基金、瑞银及摩根等机构的热捧。早在二季度,张坤、葛兰默契地加仓爱尔眼科,公司股价明显返弹,收复了自一季度以来的跌势。

  更多的原因是,机构看中爱尔作为行业头部的优势和增长空间。从2014年开始,爱尔眼科连续保持6年30%以上净利润增速,近三年净利润增速仍保持在20%以上。去年,公司门诊量1019.61万次,手术量81.73万次,同比分别增长35.07%和17.64%,营收规模超过150亿元,雄踞行业之首,成为众多投资者眼中的大白马。

  眼科赛道堪为黄金赛道,我国约7亿人近视、约3亿人干眼症、1.6亿人白内障,三大患者人群撑起了眼科医疗市场的规模。山西证券研报预计,2025年中国眼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将增至2521.5亿元。

  据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我国民营眼科医院从2016年的485家增至2020年的1005家,在国内所有眼科医院里,民营医院占比从2016年的90.3%升至2020年94.7%。另外,眼科相关企业注册量从2011年的1066家增至2019年10366家,十年增长10倍。

  眼科企业大多各自盘踞一方,区域性属性还相当明显,眼科临床资源发展不均衡,也说明眼科企业还有很大的扩张空间。有了爱尔眼科的示范效应,中小眼科企业开疆拓土意味浓厚,下一个爱尔眼科会是谁?

  爱尔眼科的业务范围着重于华中、长三角,征战全国的意图明显。仅在去年,公司在武汉、汉中、丹东、临沂和重庆、贵州等地开展收并购,将约29家眼科医院部分股权收入囊中。

  其他眼科上市企业也在互相渗透。普瑞眼科2006年进入合肥、2008年在昆明开设医院,2010年进入兰州、2013年进入哈尔滨等。

  朝聚眼科走出内蒙,在华北、长三角区域落子;华厦眼科在国内17个省46个城市开设57家专科医院,全国扩张意味更浓。

  不过,从收入结构来看,上述眼科医院企业还是倚重与大本营市场。比如,2021年,何氏眼科98%收入来自辽宁,华厦眼科有73%收入来自华东,普瑞眼科有29.92%收入来自西南区域。

  所有冲击上市的眼科医院,大部分募资无外乎扩建或者新建眼科医院,在这些硬件背后,其实眼科医生还面临相当大的缺口。据公开资料统计,2019年全国眼科医生仅4.48万人,约每5万人仅有1.6个眼科医生。所以,抢市场的同时,抢人也是重中之中。

  普瑞眼科医院招股书披露,公司执业医师中有70.46%来自公立医院,其中主任医师比例达到43.46%。

  在民营眼科医院当医生相当累。据朝聚眼科披露,2018年-2020年,公司十大医师年均贡献创收过亿元,公司向十大医师(均为全职雇员)支付薪酬总金额分别合计550万元、630万元和790万元。这得每天治多少双眼睛?

  下半场

  不少民营眼科医院创立早期,依赖于白内障手术项目业务发家,在较长时期里,这一业务是它们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细心的人可以马上回想起,村里或社区大喇叭对白内障患者声势浩荡的大筛查,始作俑者就是这些民营眼科医院。因为患者众多、医保可以报销,而且一筛查就有,白内障业务成为当时最好做的医疗业务。

  随着医保政策的变化,这一支柱业务收入增速放缓。2021年,爱尔眼科来自白内障项目收入21.91亿元,较上年增长11.73%。第二大民营眼科企业华厦眼科,2020年-2021年,白内障项目收入增速分别为15.24%、-8.51%。

  在这种背景之下,减少对白内障业务的依赖,向能吃的好的屈光业务、视光业务迈进才是财富密码。减少对医保的依赖,真正介入消费医疗,是大势所趋。

  如今,屈光业务是民营眼科医院的重点业务之一,在收入中占比较大。比如普瑞眼科,2021年屈光业务收入8.72亿元,占总收入的51.23%。且手术量年增速在20%以上,超过华厦眼科、爱尔眼科及何氏眼科等。

  华厦眼科屈光手术以中高端为主,手术单价这几年变化不大,2019-2021年分别为10043.77元/眼、10009.32元/眼及9790.26元/眼,同期,手术量从3.79万眼增至7.04万眼。

  去年,国家卫健委披露2020年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7%,成为社会各方重视的问题。国家有关部门要求,每年总体近视率降低0.5至1个百分点的目标之下,带来一个广阔的市场。

  近视患者,如果不做屈光手术,就只能配眼镜,就此形成了眼科医院的视光业务。

  狭义的视光是验光配镜,而对眼部健康管理和预防才是长周期业务。另外,视光业务不同于其他治疗项目,几乎不会有医疗风险,盈利水平高,且易于复制,一个视光医生配几个助手,就可以服务大量顾客。

  验光配镜和近视治疗未纳入医保,而且一些设备投入大,不被公立医院重视。这给民营眼科留足了空间,一边负责眼科疑难杂症,一边从事短平快的视光业务。

  2021年,爱尔眼科视光业务收入33.78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22.52%;何氏眼科历来以视光业务为主,去年该收入3.46亿元,同比增长26.28%,占营业收入的35.97%。另外,普瑞、华厦等几家的视光业务均在增长。

  从整体上来看,眼科确实赚钱,但各企业收入和利润水平有着较大的差异。

  以普瑞眼科为例,2021年,公司收入增速25.54%,归母净利润增速-13.81%,净利率从上年8%降至5.49%。

  这与企业爱打广告无不关系。去年,普瑞眼科广告宣传推广费支出1.79亿元,占总收入的10.47%。且2018年-2020年广告宣传推广费支出占比均在10%以上。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外汇密探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paraat.net/news/785.html

分享给朋友:

“中国民营眼科江湖暗战” 的相关文章

新财富集团的操控术:利用影子公司控制银行,再质押股权套现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由河南村镇银行取现难问题而牵出的河南新财富集团近期引发各方关注。 6月18日,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相关资金...

格力电器被折价抛售35亿,机构接盘30亿,外资跑步入场

格力电器被折价抛售35亿,机构接盘30亿,外资跑步入场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6月24日周五晚间,格力电器公告,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京海互联发来的《减持股份告知函》,京海互联于今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1.1亿股,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1.86%。本次减持后,京海互联持有格力电器股份比例为6....

港股继续反弹 科技股强势拉升 阿里巴巴涨超3%

港股继续反弹 科技股强势拉升 阿里巴巴涨超3%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6月27日周一,港股延续上周的涨势高开,恒指开涨1.19%,恒生科技指数开涨1.28%。 开盘不久,恒生科技指数涨幅迅速扩大至超2%,成分股阿里巴巴涨超3%;恒指也重回22000点上方,现涨约1.3%。 盘面上,科...

“多看一眼房子就没了”,新加坡房租暴涨!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近期,新加坡租房市场十分火爆,租金普遍暴涨。“平均租金上涨40%,租房看房排起了长队,来不及看房,仅凭几张照片就争先抢定”成了常见现象。 周二,据媒体报道,由于本地人和外籍居民需求激增,同时供应又因疫情影响减少,新加坡...

蔚来汽车回应遭灰熊做空:报告毫无价值,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

蔚来汽车回应遭灰熊做空:报告毫无价值,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针对Grizzly Research(灰熊)的做空报告,蔚来汽车周三回应称,报告毫无价值,公司考虑采取适当的行动,以保护所有股东的利益。 蔚来汽车表示,Grizzly Research的做空报告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

激石Pepperstone:对于海外股市,“坏经济”是“利好”了?

激石Pepperstone(https://www.paraat.net/)报道:“(经济)坏消息就是(股市)好消息,”金融危机后的几年里流行的这一说法再度盛行起来。 过去一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里,分析师们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咨询公司Evelyn Partners分析师Ben Seager Scott...